范中行氏之乱

2020-04-15 要闻 阅读

  赵氏外部之争很快把晋国其他五卿卷了出去。《传》曰:

  夏六月,上军司马籍秦围邯郸。邯郸午,荀寅之甥也;荀寅,范吉射之姻也,而相与睦,故不与围邯郸,将作乱。……秋七月,范氏、中行氏伐赵氏之宫,赵鞅奔晋阳。晋人围之。

  范皋夷无宠于范吉射,而欲为乱于范氏。梁婴父嬖于知文子,文子欲为卿。韩简子与中行文子相恶,魏襄子亦与范昭子相恶。故五子谋,将逐荀寅,而以梁婴父代之;逐范吉射,而以范皋夷代之。荀跞言于晋侯曰:“君命大年夜事,始祸者逝世,载书在河。今三臣始祸,而独逐鞅,刑已不钧矣。请皆逐之。”冬十一月,荀跞、韩不信、魏曼多奉公以伐范氏、中行氏,弗克。二子将伐公,齐高强曰:“三折肱知为良医。唯伐君为不成,平易近弗与也。我以伐君在此矣。三家未睦,可尽克也。克之,君将谁与?若先伐君,是使睦也。”弗听,遂伐公。国人助公,二子败,从而伐之。丁未,荀寅、士吉射奔朝歌。 韩、魏以赵氏为请。十二月辛未,赵鞅入于绛,盟于公宫。

  范鞅以后,将中军者当为知跞,赵鞅佐之;中行寅将上军,韩不信佐之;魏曼多将下军,范吉射佐之。此时知、赵之间,中行、韩之间,魏、范之间全都存在抵触,全军将佐全不和睦,这在晋国汗青上绝无唯一。赵鞅非正卿,却宣布围邯郸的敕令。上军围邯郸,而将佐不可,由司马籍秦帅师;下军未见举措。知、中行、范三家实际上是想置赵鞅于专权妄为的境地,借机除掉落赵氏。因而范、中行氏先下手为强,进击赵鞅在绛都的住处,赵鞅逃奔晋阳。知跞伺机唆使晋定公驱逐范、中行氏。知跞拥护着定公,率领韩、魏进击范、中行氏,却没有可以攻下。范、中行氏自恃弱小,利令智昏,决意进击定公,终究把自己推向逝世路。韩、魏两家怕知氏专权,对自己晦气,便替赵鞅说情,赵鞅复归绛都。

  如许,赵氏的外部抵触终究开展成为赵、知、韩、魏四家与范、中行两家的大年夜格斗。晋国的这场内战把邻国齐、卫也卷了出去。

标签: